“什麼?細胞在吃自己!?“

“不是啦~是在自己大掃除啦!”


2016年諾貝爾生理醫學獎在十月初揭曉,由
發現自噬作用機制的日本分子細胞生物學家大隅良典(Ōsumi Yoshinori)一人獲得。諾貝爾生理醫學獎在歷史上頒發給單一個人的紀錄並不多,今年由日本的大隅良典一人獨享實屬難得!

先來認識這位自認個性有點乖僻的科學家吧!

Yoshinori Osumi 201511

Licensed under the Government of Japan Standard Terms of Use (Ver.2.0)

 

大隅良典出生於1945年,早年接觸了酵母菌相關的研究,促成他在1988年開始致力於透過酵母菌研究自噬作用。當時這並非學界的主流,但他仍堅持著自己喜歡的領域。

 

我所走的路都是很細很細的,但小小的發現,能造成大漩渦。──大隅良典

 

大隅良典的研究不但解開了細胞代謝機制中的大謎題,也影響了阿茲海默症等重大疾病的研究方向。

他所造成的漩渦,在這20年間不斷席捲著生物醫學界,也隨著諾貝爾獎的榮譽,讓世人更加看見這每天都發生在你我身上的”小事”。

 

 

<以下為《科學人》粉絲團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自噬作用(autophagy,源自希臘文,auto為「自己」、phage為「吞噬」)的概念再簡單不過了。每個細胞的細胞核外都圍有細胞質,它是由細胞骨架基質支撐、沒有特定形狀的膠狀物質,內有許多複雜的大型分子(巨分子),還有具特定功能的胞器懸浮在其中。細胞質的工作相當複雜,有點像現在的電腦系統,在運作過程中會不斷出現零碎的垃圾,逐漸使得運作遲緩。在某種程度上,細胞自噬是個掃除過程:搬走垃圾,並清理細胞質中糾結的老舊蛋白質和其他無用廢物。

將細胞質清理乾淨,細胞就會煥然一新,尤其對於無法替換的神經元來說,這個過程特別重要,因為神經元的壽命和人一樣長,無法以更新來維持其運作。細胞生物學家也確認,自噬作用可抵抗病毒和細菌的入侵,任何想逃避細胞外免疫系統的監控、穿過細胞膜進入細胞質的外來物質或生物,都會成為自噬系統鎖定的攻擊對象。

此外,當自噬作用得太慢或太快,甚至失去功能時,後果是很可怕的。有數百萬克隆氏症(一種腸道發炎疾病)患者,他們的自噬系統可能有缺陷,無法抑制腸道微生物失控的生長;而大腦神經元的自噬功能衰退,即和阿茲海默症及老化有關。即便是運作良好的自噬系統,也可能對細胞有害,例如原本該由放射線或化療消滅的癌細胞,反而會利用這個系統自我修復,使得癌症繼續存在。自噬作用有時可移除受疾病侵襲的細胞,其實這更有利於生物的生存,但如果這個作用太過頭,反而會浪費細胞,這對生物來說沒有什麼好處。

  10多年來,研究者已經掌握了更多細胞自噬系統運作的細節了,這些知識之所以重要,不僅因為可增加對細胞作用的基本認識,更可以協助新藥的設計與研究,在必要時讓系統的運作加快或停止。如果能控制細胞自噬的速度與作用的特定對象,則在治療上可帶來莫大的好處,甚至在人們在老化時,還可減緩大腦功能的衰退。

<摘自《科學人》「細胞如何大掃除」2008年11月號>

 

 

 

§ 參考資料:

中央社-大隅良典獲諾貝爾獎:做沒人做的事很快樂

科學Online – 科技部高瞻自然科學教學資源平台-細胞大掃除:自噬作用

Nobelprize.org-The Nobel Prize in Physiology or Medicine 2016

《科學人》「細胞如何大掃除」2008年11月號

 

—-

<垃圾>會隨著如何「對待和使用」而不同;有時會直接扔掉,有時則會回收後寶貴地使用。

如同細胞內存在自噬作用的機制,隨時清理廢物、或把可回收的再利用一般,我們的生活也該如此管理

<自己的身體>或<自己的住處和環境>都會隨著如何「對待和使用」而左右其命運。

隨時清掉不好的習慣、整理雜亂的想法,如此妥善地管理

這是讓”所處的環境”和”自己”都能發揮最大價值的秘密!

 

§ 延伸閱讀:

[2014諾貝爾生理醫學獎] 比google map更強大的─腦智慧型手機smart phone

什麼是阿茲海默症?

 

文章首圖由 ::JudyBear的亮晶晶小日子:: 熱情贊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