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間,3D列印機變得無所不能,你知道它還可以用來做義肢嗎?

§ 翻譯原文:This Engineer Created an Affordable Bionic Hand in His Spare Time

 

2013 年 10 月,美國奇異公司 (General Electric, 簡稱 GE) 的工程師 Lyman Connor 在電梯裡遇見一位男孩,這男孩讓他接下來的三年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Connor 曾經歷一場嚴重的腳踏車車禍,這場車禍讓他的頭骨碎裂,而在醫院電梯裡遇見那男孩時正是他在復原的期間。對比上他的傷勢,Conner 發現那男孩少了一隻手,而且他的家人付不出錢給他一隻高科技的電動義肢。

出院後,他發誓要設計一隻能讓這男孩或是其他同樣遭遇的人負擔得起的仿生義肢。身為一位沉迷於修理機械的工程師,他在自家的工作室著手研究,且至今仍未停止開發 3D 列印機的更多可能!

“一整隻仿生義肢耗費 5 萬至 7 萬美元,而我正在思考如何做出一個能讓大家都負擔得起的東西” Connor 如此說。

Bionic-Hand-3
photo credit: alexpb @flickr

 

三年後,透過非營利的”仿生手臂計劃“ (其宗旨為提供便宜的高階義肢給需要的病人),Connor 更靠近他的理想了。

他同時也製作了有營利效益的義肢,希望能販賣他的發明給其他公司來設計義肢。11 月,Connor 的工作地點也從自己家裡移至位於維吉尼亞州洛亞諾克的工作室。

Connor 近期使用現成的材質和從 Robohand 計劃 (一個從南非發起、許多工程師合作研發低成本義肢的計劃) 取得的設計元素,製作出 “Mano-matic”義肢。

Mano-matic 包含了一個可以讀取電脈衝訊號的手掌,它的原理類似腦波記錄儀 (EEG)。電脈衝會用無線的方式傳入其中的微處理器,並被轉為可以被義肢本身解讀的訊號。使用基本的開闔系統 (open-and-close system) 讓使用者可以輕易地抓取大部分的日常用品 (例如水杯)。

仿生手也可以做出多種事先設定好的手勢。「無線射頻識別系統 (RFID)[注]」可以觸發它在不同環境時做出特定的抓握動作或手勢。無論使用者碰觸到哪組特定的鑰匙,標記在鑰匙圈上的無線射頻識別系統可以和義肢進行”溝通”,然後義肢會自動抓住並轉動鑰匙讓使用可以開鎖。

RFID
photo credit: Judit Klein @flickr

Connor 剛出院時就開始了 Mano-matic 的設計,經過了業餘的夜晚和周數千個小時構想才完成它。 “基本上,我從一隻機械手開始,並且經過了不斷的改造、製作了各種版本,最還才做出一隻功能完整的仿生手。” Connor 在介紹影片中解釋道。

3D 列印技術快速的進步,是Conner 能夠降低製作成本的關鍵,因為義肢中需要一直暴露在外的外層可以用列印技術製作。如果義肢表面被磨損、變薄或破損了,使用者只要”列印”出全新的那一部分就好。

Connor 最近為了進一步增進這個仿生手計畫,正在尋找願意贊助他的夥伴或投資人;雖然尚無清楚寫出它需要多少金費,但這計畫的網站上正在募資中。

Connor 也希望找出他當時在電梯裡遇到的男孩,他連他的名字是什麼都還不知道。“如果能再遇到他該有多好” Connor 在奇異公司的宣傳片中說,“所以如果你 (指那男孩) 看到這訊息請一定要聯絡我!”

如果想更了解 Conner 的仿生手臂計劃,請參考他的部落格

[注]
無線射頻識別系統 (RFID): 一種無線通訊技術,利用電磁的原理,可以讓訊號從標記有這個系統的物體傳送至讀取方。在台灣,悠遊卡、國道收費的eTag都是採用此種技術。

每年的12月3日是聯合國訂定的國際身心障礙者日,呼籲大家在這天一同來討論有關身心障礙的問題,也讓他們擁有充分平等的人權。

拜科技所賜,人類漸漸能克服各種過去無法突破的、身體上的「不完美」(雖然完不完美的定義也不是由人隨便定義的)。

但心靈上、想法上的那些「不完美」呢?該如改善各種因著”想法”而起的個人、甚至社會問題呢?這問題同樣值得討論與思考。

 

§ 延伸閱讀:

別被問題分化為仇人

泛科學-機器戰警的左右手──仿生義肢

 

 

the profile photo credit: Anthony Vicente @flickr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