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trude B. Elion(格特魯德·B·埃利恩),這位女科學家的名字或許不常被聽見,但對於患有皰疹、痛風或自體免疫疾病(如類風濕性關節炎、紅斑性狼瘡等)的病人,可不得不感謝她了!

The Stethoscope
photo credit: Alex Proimos @flickr

埃利恩是位美國的藥學家,同時也是1988年的諾貝爾生理醫學獎得主之一。生於1918年的紐約,在一個女性仍受到各種不平等待遇、社會也不對女科學家抱有期待的年代,她如何成為第一位進入「美國國家發明家名人堂」的女性呢?

 

Gertrude Elion 1991.jpg
photo credit: By Unknown, CC BY 4.0

 

 

埃利恩從小就充滿了求知慾,在所有學科皆表現平均的情況下,因為祖父在她15歲時因癌症去世,心想著想要為了生病的人做些什麼的她最後選擇就讀化學系。

父親是位牙醫、從小又受到良好的教育,這樣的埃利恩人生看似一帆風順。然而在她進入大學前,1929年如統許多美國人一般,埃里恩一家也受到了經濟大蕭條的波及,父親宣告破產。雖然父親仍能維持生計、埃利恩所就讀的亨特學院在當時也不需繳納學費,讓她能順利完成大學學業,但並無法供她如願進入研究所就讀。

家裡無法支付學費的情況下,熱愛研究的她開始巡找實驗室相關工作。不過當時不但工作不好找,實驗室的工作也大多拒絕僱用女性。她先在護理學校教了幾個月的書後,遇見了願意雇用她為研究助理的教授。存著一個禮拜20美金的微薄薪水,加上父母的資助,幾年後她終於得以進入化學研究所就讀。

儘管身為全班唯一的女生,沈浸在學術世界的埃里恩仍不太在意,1941年充滿熱誠地完成了碩士學位。

二次世界大戰(1939-1945)時,國內招募了大量的化學人才,這成為了讓埃里恩──身為一位女性──終於能夠進入實驗室的契機。雖然一開始的工作跟實驗無關,甚至無聊到讓她抓狂,但也因此有機會遇到Dr. George H. Hitchings(喬治·H·希欽斯博士)──這位她人生中的伯樂。

George Hitchings and Gertrude Elion 1948.jpg
photo credit: By Unknown, CC BY 4.0

 

希欽斯讓她盡可能的在實驗室中學習她想學的,埃里恩也在這期間得到了博士學位,並且更加投入生化的研究。希欽斯和埃里恩之間合作無間,"如果他有兩隻進行研究的臂膀,那我就是其中一隻。"埃里恩甚至這麼說道。

埃里恩對於她研發製藥的工作非常投入,直到1983年退休前,她共研發出七種至今仍在醫療界佔有重要地位的藥物

藥物 用途
巰嘌呤(6-mercaptopurine) 首次治療白血病器官移植中使用
硫唑嘌呤(Azathioprine) 免疫抑制劑,用於器官移植
別嘌醇(Allopurinol) 用於痛風
乙胺嘧啶(Pyrimethamine) 用於瘧疾
甲氧苄啶(Trimethoprim) 用於腦膜炎,敗血症和病原菌引起的泌尿系統和呼吸道感染
阿昔洛韋(Aciclovir) 用於病毒性單純皰疹
奈拉濱(Nelarabine) 用於治療癌症

 

此外,她與希欽斯的合作也促使了愛滋病藥物AZT的開發1988年,他們一起獲得諾貝爾生理醫學獎;1991年埃利恩也成為第一位入選美國國家發明家名人堂的女性。

George Hitchings and Gertrude Elion 1988.jpg
photo credit: By Unknown, CC BY 4.0

 

終身未婚的她,退休後也在大學教書了一陣子;埃里恩在自傳中寫道,晚年的這些經歷像是“完整”了她的職業生涯:身為一位老師開始,也身為一位老師結束。1999年她在北卡羅來納州去世,享年81歲。

 

 

§ 參考資料:

Wikipedia-Gurtude B. Elion

Nobelprize.org-Gertrude B. Elion – Biographical

 

埃利恩在求學階段雖然看似頗順遂,但熱愛科學、熱愛學習的她,當家裡破產而無法繼續讀書時心裡該有多鬱悶呢?而出了社會想找科學相關的工作,卻因為自己身為女性而處處碰壁……這些困難的經歷在她八十幾歲寫下的自傳中,都被以平順的口吻簡單帶過;而被多加著墨的反而是她在學習以及從事著熱愛的工作時有多麼幸福。

當一件事情成功後,回想為了那件事辛苦付出的一切,都會是美好的回憶;若是大一點的目標,甚至放大到整個人生來看也會是如此。

 

為了工作或為了實現夢想很辛苦嗎?不放棄地耕耘下去,直到結出麥穗那一刻,我想過去的汗水回想起來也會像是甜美的甘露吧:)

 

§ 延伸閱讀:

倒塌了就再建起來吧——簑蛾

廣告